中国风水故事汇编

作者易学者 来源中国风水行业门户 更新时间2011-04-12

 

 
 蒋介石与毛泽东的风水恶斗

 

    传说当时是有最大权力的蒋介石对风水命相相信甚笃,而且素来很有研究,身边常有一班命相家相随,他用人先看相,例如对刘峙格外优待,即使刘峙无能天下知,但落说他有福相,是个“福特”,所以仍然任用他,亦因为蒋介石深诸风水,所以怀疑毛泽东的威猛气势,肯定是祖坟风水好,所以才有这么勇猛的后人,而且自问每见到他,不知什么因由,心里总是砰砰跳动,像下级见上司的紧张,想定是相貌克正自己,所以感到十分顾忌。 

 
  一日,蒋介石访了一群命相家,风水先生在南京城里煮酒论英雄,畅谈各人风水命相的种种认识,各种心得,各抒己见,天南地北,东拉西扯,好不快活,兴致勃勃的时候,蒋介石忽然有所感触,向这班命相学家问当今天下,有谁能和他一比高低,当时,命相学家对他的“灵龟转世”相貌赞叹不已,认为这是上天注定的真命天子相,只有一个命相家不识 趣地说:“毛泽东的男生女貌对总裁的灵龟转世相貌最是相克,所以能与总裁争天下的,必是他无疑了”。蒋听后,当场面色一变十分难看,不作一声,拂袖而去,众命相学家见他甚是恼怒,都吓得死去活来,希望自己语句间,没有什么开罪他的地方,得以明哲保身。
 
  原来蒋介石心里最忌毛泽东,心里早有怀疑毛泽东克正自己的地方,现在这命相家竟一语道破,把心内早存的隐藏都抓了出来,蒋心中当然很不是滋味,既恼怒不忧心,心情顿燥不已,整晚独自踱来踱去,像鱼骨梗在喉咙里,不吐不快的烦闷,他连夜哪集身边的亲信,大开小组会议(陈城、顾祝同、白崇禧均有参加),亲信人平日得蒋传授,对风水学问颇有功夫,经大家商量策划后,认为对付毛泽东的最好办法是到湖南,查出他的祖坟,破坏其中风水,使可以削他的锐气,破他的运程,于是蒋介石立刻派白崇禧,连同一班风水先生到湖南韶山破坏毛家风水去,传说一群人等浩浩荡荡到达了湖南,但是,这群人当中没有一个看得出湖南风水的奥妙之处,对着群曲村庄,没有一个人明白眼前和其他乡村山庄有什么不同。
 
  白崇禧见各人都没法可想,心里害怕不能交差,领不到功劳,又十分焦急,便决定从另一处下手,把毛泽东的远近亲戚朋友都抓来问话,希望从审问中获知毛家祖先坟的消息,捉人他可尽力而为,大大小小抓来二百多人,连小时和毛泽东谈过话和毛见过面的都抓来了。
 
  先是审问,再是施刑,但二百多人竟没有一个愿意泄露毛家祖坟的地方,白崇禧恼羞成怒,对这班不肯出卖毛泽东的人痛恨不已,焦急之下,竟把心一横;使出恐怖手段,对再受审差别仍然沉默的,仍说不知道的全部一一刑杀……虽然杀死二百多人,但对毛泽东的祖坟仍然一无所知、满脑袋的脏思想,又想出一个鬼念头,于是,白崇禧决定将整个湖南心脉的树林、河流控断,有“龙脉”的状的山势,花草树木也尽量烧毁,生机不留,大肆破坏湖南风水。
 
  果然在他破脉断河的时候,传说三条连贯“嫦娥奔月”时吉位亦受到破坏,使整座龙脉的形势受挫,而且影响颇为巨大,因为“嫦娥”的方位受刺激,血液澎湃,奔月的速度加快十倍,她起的变化直接影响着毛泽东的运势,毛的血液沸腾,对国家民族的感情从未有减,现在这一转变,只有令毛志气更坚,信心更强,威势更狠,而相克蒋介石速度也更快更深,本来依风水运势,毛斗倒蒋需三十年苦战,白崇禧这次代他的上司倒霉,加快速度了,由三十年变成三年。
 
  历久的斗争宣告爆发,一面以毛泽东为首的,一面以蒋介石为首领导的内战开始激烈展开,在这短短三年的时间内虽然充满火药但也有很多智斗风水的小插曲穿梭其间,毛泽东的男生女相克正蒋介石的灵龟相,在三年内战期间,毛泽东的军事领导才能,获得了充分的发挥,他是一面倒的胜利。胜败已分,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党军队全军覆没,逃出中国大陆,躲到台湾,其实根据风水原理,毛泽江应该在三十年的时间内才能克死蒋介石,但因为白崇禧不仁不义,所以把毛泽东克正蒋介石的时间加速;三十年的速度改为三年,毛泽东便将荀介石打败了,这一败,对蒋确也有益处,因为原本是命中注定被毛泽东克死的,但风水运势加快,快就缺乏“余气”,蒋的“灵龟”得易逃命到台湾。大家细看台湾形状,很像是一个龟壳呢。
 
  至于“嫦娥”,传说因为奔月速度太快,在接近月亮的时候,头颅顶撞正月亮,险些精神文化失方向,这件事后来深深的影响着毛泽东及整个中国, 这些可以在二十年后的“文化大革命”、“大跃时”等运动中体现出来……然而,毛泽东自认为是有一套的,他这时候认为自己得不到别人的理解,所以不时表现出孤独、落寞的神情,此到为止,他的人生际遇、命运一一应了“不过五”所预言,只是“不过五”没有想到他发现的“嫦娥奔月”会遭白崇禧的破坏,这真使大命相学家“不过五”的好意留下深深的遗憾,也可以说是天意不可违,而中国传统文化风水的奇妙之处也正在此……  

 

江府祖居风水宝地故事
 
 
    江泽民祖居-江湾村位于婺源县城紫阳镇东部、江湾水下游梨园河的一个河湾处,距县城28公里,是个风水宝地。原名云湾,因萧江氏迁此后,子孙繁衍成旺族,以姓氏改村名为江湾。婺源江湾村花压群芳,这颗闪烁在青山绿水中的明珠更加璀灿夺目,近年来吸引海内外观光游客目光,缘由前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祖籍在婺源县江湾村。江湾村的江氏之先祖原本姓萧,故曰萧江氏。萧氏在中国历史上显赫辉煌,三千多年来,先后出过帝王、名臣大将。据《兰陵萧氏二书》记载,江湾的萧江氏乃西汉初宰相萧何的后裔。萧何之后传至南北朝时,萧衍做了高祖武帝,江湾的萧江氏乃是高祖武帝的长子即昭明太子萧统之后嗣。到了唐代,这一派中的萧氏曾有八人相继出任宰相,史称唐朝萧氏八叶宰相。这在中国历史是是鲜见的。湾地处群山怀抱的河谷地带,山明水秀,松竹连绵,白墙黛瓦的徽派风格古民居蜿蜒于青山绿水之间:或依山,隐现于古树青林之间;或傍水,倒映于溪池清泉之上;与层层梯田、缭绕云雾相映成趣,如诗如画。
江湾人文荟萃,萧江氏一族,入仕者众多。萧江氏迁居江湾后,文风素盛。据民国《婺源县志》记载,江湾由科举或荐辟等步入仕途、出任七品以上文武官员者,有24人;江湾潜心著书立说、光耀词林者计19人,著作达92部,且都是历代名人,其中名声最著者,乃清代经学家、音韵学家江永,还有诸如明代户部侍郎江一麟、清代经学家、音韵学家江永,清代著名教育家、佛学家江谦等一大批学士名流,任七品以上仕宦有25人,是婺源书乡代表。江湾处于群山环抱的河谷地带,梨园河由东而西呈形经村南侧流过。村落坐北朝南,背(北)靠后龙山,前临梨园河。说起后龙山,江湾人自豪地与湖南韶山毛泽东故居联在一起,对我们说:毛泽东受荫于前龙山,我们江湾人得益于后龙山,这是江湾村的龙脉山,山上古木参天,浓荫蔽日。山之东北有仙人桥。仙人桥系由人工垒土造的一道山梁,长约100米,顶宽70厘米,它是古人信奉风水观念的产物。相传,因为江湾由东北灵山经硃笔尖蜿蜒至后龙山的山(龙)脉,在此断开了,地仙(风水先生)言,江氏一族若想兴盛,则须将此缺口堵上,接通龙脉,方可兴旺发达;信奉风水的江氏接受了地仙的指点,于是垒土造成这道仙人桥,且面还有意识地垒成呈波浪形弯曲的龙游状,以此造型来说明这是一条活龙。江湾符合理想的风水格局,处于群山环抱的河谷地带,梨园河由东而西呈形经村南侧流过。村落坐北朝南,背(北)靠后龙山,前临梨园河。河的南岸有攸山清澈的梨园河水,潺潺地流着,环绕着宁静的江湾村,清沏的河水平静地流淌,如同在吟唱着一首甜美天人合一的情歌。江湾村就是处于这样的风水格局,一方风水养育一方人的灵性。

 
 
 
 
胡府祖居风水宝地故事
 

    1600多年前,一位镇守歙州的领兵将军胡焱娶了绩溪县华阳镇一位姓汪的小姐为妻,举家迁居绩溪县华阳镇。这一天,只见东耸龙峰,西持鸡冠,南有天马奔腾而上,北有长河蜿蜒而来,情不自禁地感叹到:真是一块风水宝地!于是胡焱决定举家迁移到此,于是胡焱就成了龙川的第一位始祖。胡炎选择迁居龙川,是希望这块好风水能够让子孙兴旺,人才辈出,代有高官。但是胡氏家族却一直是人丁兴旺,可是仕途却不是很发达。过了几百年后,胡氏家族已传到第25世祖胡念五,胡念五一直在为龙川选址建胡氏宗祠已苦思冥想多年。一天,胡念五拿着罗盘到了祖先胡焱当年看风水的朝笏山登山远望,想在村中选一风水绝佳之地建造祠堂祭祀祖先,求得祖先庇佑。正当他拿着罗盘在用心琢磨时,听见山上有一衣衫不整的乞丐口中念念有词,一流地师望星斗、二流地师看水口、三流地师满山走。一询问才知道他是进士出身的赖文正,学识及高,因不喜官场,才弃官寄情于山水之间,终身研究易经,成为著名的风水先生。因他常身着布衣,人称赖布衣
 
    赖文正被胡念五请到家中,待为上宾。一天,胡念五问:我想在龙川建一座胡氏宗祠,让祖先庇佑我子孙人丁兴旺、仕途发达,你看选在何处为最佳?。赖文正说:胡氏宗祠的选址的不难,但首先是要解决龙川村风水。胡念五问龙川村是风水宝地,这是很多风水大师看过的,有什么问题吗?赖文正说:龙川村东龙峰耸立,村西凤山对峙,在风水学上是天龙地凤,龙凤呈祥的绝佳之地,北有登源河蜿蜒而至,南有天马山奔腾而上,龙川村依山傍水,龙川水绕村东流,汇入登源河。整个村貌成船形,颇具龙舟出海之势,堪称风水宝地。可是为何好风水没出人呢?可惜啊?胡念五问可惜什么?赖文正说:可惜你们都姓胡。因为在绩溪方言谐音,所以这龙船就不稳了。本来你们胡家还可以更有作为的。
 
    胡念五问有没有什么破解方法?赖文正说:须靠铁锚,铁锚是丁字姓的,所以得找一户丁姓人家搬来龙川,为了安心,你要给他建造房子分给他土地,这样将这船就钉住了。胡念五担心说可是丁姓人家日后人丁兴旺,到时没有钉住这风水宝地,丁姓后代人口比胡姓多反而分去灵气了,怎么办呢?风水先生说这个问题我有破解这法,钉子太多船会沉,反而不好,最好是单丁单卯世代单传,为了不让丁姓发达,你请一对穷苦的丁姓夫妻,并将他祖坟迁来,我在丁家祖坟里做了手脚,让丁姓只能代代单传。胡念五就照赖文正的说法去做,说来也奇怪,24代过去了,真如风水先生说得那样,村里只有一户姓丁的人家。在封建设会,生女孩不算传宗接代,生男孩才算传宗接代,在人中自然发展的情况下,何以保证24代都是代代单传。建国后,丁家地与胡家处于平等地位,却仍是三代单传。当丁姓人家迁居龙川之后,龙川村人果然人才辈出、代有高官。椐胡氏宗谱记载,仅宋、明、清三朝龙川就有进士11名,明朝就有进士7名,其中最著名的是一族开三府的户部尚书胡富、兵部尚书胡宗宪、副都御史胡宗明三人。而到现在,更是不言而喻。

 
 
不可思议的风水宝地故事
 

      有家死了老母亲,请来地理先生看地,那地理先生看准了一块地形,对主人说其井{墓地}只能挖一尺五深。帮忙挖井的人依言挖到一尺五深时,井底已是全页岩,主人见了心想再挖深点也无妨,谁知往下挖还不到五寸,在整页岩中露出一水凼,里面活生生两条小鲤鱼,那小鲤鱼见光后不一会就死了。这个就叫做活宝,见天后地形也没有了,地理先生得知后叹息不已,好端端一个好地形就这样破坏了。
还有一家更为荒诞。有一财主请来地理先生为在世的母亲提前选地,那时有钱人家都是这样,因为一个好地形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需要地理先生四处踏勘。经过半年时光,地理先生终于选好地形,反复叮咛财主,其母去世安葬时,只要在辰时锣鼓一响,地里就会冒出一条莲花,待莲花盛开时就将棺材投进去。地理先生走后,财主有些怀疑,一块水草之地能冒莲花吗?于是请来锣鼓准时在辰时敲锣打鼓。果真锣鼓一响,只见水草之地冒出一股青烟,随即青烟渐散,从地里缓缓升起一朵花蕾,眼看花蕾慢慢绽放,不一会,一朵硕大的莲花出现在众人眼前,可惜没棺材去投,不一会,那莲花渐渐隐去。财主见了,捶胸顿足,晕倒在地。
      俗语云:福人占福地。有母子俩相依为命,儿子好赌,家里被折腾得一贫如洗。母亲去世时,儿子四处借钱无门,万般无奈之下厚着脸皮去找舅舅。舅舅是个地理先生,得知姐姐去世,拿出钱来告诫外甥,千万别去赌博,先买棺材香腊纸烛将母亲安顿好,第二天来为姐姐看地。儿子拿到钱后来到镇上,路过赌场,禁不住手痒,不一会将借来的钱输个精光。回到家里,儿子后悔不迭,一筹莫展,第二天舅舅要来看地,有何面目见人呢?儿子冥思苦想,到了深夜决定把母亲先安葬了再说,来个先斩后奏,到时舅舅也无可奈何。主意拿定,儿子在家里找了块破草席将母亲尸身裹了,半躲半踡地装在家中仅有的木扁桶里,一个人背着木扁桶趁黑背到山上。走了一阵,儿子实在背不动了,就地一躺,说了声对不起将母亲草草掩埋。次日清晨,舅舅过来没见着姐姐棺材,儿子忙说已买来棺材将母亲埋了。舅舅气得直吐血,大骂这不肖子弟,但事已至此,只好询问葬于何处?儿子忙将舅舅引到那个地方,舅舅左看右看,说道这里的确是个好地形,名曰壁上点灯,只是人要坐着安葬。儿子大喜,说了实话,舅舅摇头说道:这真是天意啊!
 
 
 
 
 
朱元璋风水宝地解密
 
 
    葬龙嘴半年    朱家出朱元璋
    由于朱元璋的祖父葬在龙嘴半年后,朱元璋的母亲便怀上了他,朱元璋登基后,便将葬祖父的杨家墩视为明朝的肇基帝蹟,故将杨家墩御封为万岁山,还将其高祖朱百六、曾祖朱四九的衣冠葬于此。而有趣的是,当时为朱元璋做风水的是国师刘伯温,他建议朱祖父的墓穴不要动,是怕发皇帝龙穴的山川灵气受到破坏,影响明朝江山,只在附近做几个衣冠塚便可。
     这个明祖陵能保存至今,全靠水的保护。清朝初年,一场大水将古泗州与明祖陵全部淹没在洪泽湖中,从此匿迹水底达三百年,一九六二年洪泽湖水下降时,才重见天日,但这次爆光差点给它带来灾难,文革时红卫兵破「四旧」准备捣毁明祖陵,幸天公帮助突然间下了一场大暴雨,再次将明祖陵「送」入湖底,逃过被毁的厄运。一九七六年明祖陵再次露出水面,不过这次爆光却给它带来了好运,中国政府拨款大面积维修,并划定了五万平方米闢为陵区,并筑起防水提,使整个明祖陵完全露出了水面。但是朱初一的墓穴仍浸在水底,为保护其不受破坏,当地政府筑起了半月形的水池供人们参观。据当地人士称该池水水深数米,长年不竭,用二台抽水机都抽不完。该水质冰冷,曾有人下水冻得抖擞,也有人想潜下水去深查,但水沌看不清楚。
 
     中国古代风水学鼻祖、晋代大学者、山西人郭璞(公元276-324年),在其所著的《葬书》中,阐述了感应原理和作用关系。《葬书》中称,葬者,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发而生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入内,以荫所生之法也。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木华于春,栗芽于室。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这段话也是中国古代勘舆术的理论基本,字面晦涩难懂。其实,大家也没有必要弄得全明白,知道个大概意思也就足够了:就是埋葬要选择有生气的地方,即所谓风水宝地,有生气才有万物。
 
    人是气的产物,人体骨格就是气凝结而成。人死了,气也散了,仅留下了一副失去生机的尸骨。如果尸骨埋葬在有生气的地方,就会枯骨逢春,灵魂得到升华。是人都为父母所生,就如一棵大树,父母是是树干,子孙则是父母在世间的树枝。父母的尸骨在地下得到了生气,就会生机盎然,与一脉相连的也会大大受益,枝繁叶茂,福泽绵长。郭璞在说理中拿铜山西崩,灵钟东应的故事。汉武帝刘彻当政时,未央宫殿前悬着的一口大铜钟出现异象,无故自鸣。刘彻赶紧派人找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东方朔问问原因。《汉书·东方朔传》记载,(东方朔):臣闻铜者,山之子;山者,铜之母。子母相感,钟鸣,山必有应者。东方朔(公元前154~前93年)是西汉早期的辞赋家,很有学问,通过自荐为刘彻赏识从而走上仕途,先后当过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他的有点像后世清朝的纪晓岚,诙谐敏捷,擅观颜察色,常在刘彻面前谈笑取乐。他的天地感应之说吹得与郭璞的勘舆基理一样,天衣无缝:铜钟是山的儿子,山是铜钟的母亲,母子连心,所以铜山崩裂了,钟自然响了。三天后,他的话果然应验了:居三日,南郡太守上书言山崩,延袤二十余丈。
 
    元朝时有个姓刘的出名的风水先生去追龙,他追的这条龙是中干之龙。在中国有三大干龙,北边的崑崙山是北龙,广东是南龙,长江和黄河之间的是中龙,中龙力量最大,帝王龙穴大多出于此。这位风水先生追龙追得很远,由高山追到平原,最后又追到了河水旁,来到了现今为江苏省盱眙县仁集乡的杨家墩,古时这裡也称泗州城北。据古藉记载,该「中干龙龙脉西自汴梁而来,经宿、虹至双沟过峡,起伏万状,为九岗十八洼从西转北,亥龙入首坐癸向丁,一大坂土也。」这坂土就是杨家墩。这种龙脉得特别,很多广东的风水先生看不懂,穿沟过峡来到八百里平川,龙脉在哪里?但这位风水先生不愧为高人,他的追龙方法不同常人,他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才找到了龙头。可是龙头潜入水底,他不懂得游泳,如何探知龙穴的具体方位呢?刚好有个船家撑着船过来,姓刘的风水先生忙请船家潜入水底看个究竟,船家上岸后回报与他推测的脗合后,风水先生便嘱咐船家一年后某个时辰在这裡等他,他还给了船家不少钱,请船家到时帮他一个忙,把他带来的骸骨丢下去。一年即将来到,这个船家忽然分析起风水先生说的话,心想既然风水先生觉得那裡的风水好,要放骸骨下去,不如我也将自家那付未安葬的骸骨也跟着放下去。于是船家便带着自家的骸骨依时到达相约地点,果然那个风水先生也到达了。

 

 

 

 

 

 

              揭开风水师不敢说的秘密

 

穴眼

风水生万物,有风水的地方草木会旺盛,有住宅的门庭兴旺,如果葬了先人,其阴德也会恩泽后世。

有人神通阴阳,天眼可看清风流水向,这样的人称为风水先生。大凡这样的人要么被人们敬而远之,要么被人们奉为上宾,他们也就凭了自己的天眼,不仅可看见风水,还能瞄出风水宝地的穴眼。风水宝地是宝地,可是每块宝地上有风水最硬的地方,就如同一个人的灵魂,只有将死者葬到穴眼才能够得宝地之精华,使生者得到更多的阴德庇佑;但是有一点,几乎所有的风水先生不敢将死者的墓穴点到穴眼——因为他们只要将穴眼的所在地点出来,他们的双眼必瞎——他们泄露了天机!

 

这里给你一个故事:

 

刘家在某地来说是一个名门望族,良田千顷,子孙兴旺,丰衣足食,在农村也是足够人羡慕了,就连镇长也得买他们的帐。刘家的坟地在离刘家村的十里之外的一个大山里。据说,刘家能够世代门庭兴旺,和刘家坟地有很大的关系,那是一块儿宝地,根据给他们看坟地的风水先生说,刘家坟地后背龙脉,一条起伏的山脉绵延无尽;前有水文滋润,一条四季不枯的河流滋润着此龙脉活跃搏动。

 

刘家富足,但是刘家人也厚道,从来不仗财欺人,遇到青黄不接的时候,还经常开粥棚帮助乡亲,所以他们的口碑也极好。但是刘家老太爷只有一样不如意,那就是家里富裕是富裕,但是没有当官的,子孙都孝顺,他们读书也很努力,但是都没有能得到一官半职。

 

一次,刘老太爷和当地的一位姓方的风水先生吃饭,慨叹自己的不如意:孙子都十八岁了,明年赶考,若能得个一官半职,这辈子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风水先生笑了:老太爷,您看,您的子孙各个聪明伶俐,也都很勤奋,为什么都没有考中的,您知道为什么吗?

 

老太爷叹口气:大概是命吧!想想家里丰衣足食,也该满足了!知足者常乐嘛!

 

风水先生点头道:有老太爷这样的心境也算是有点修行了!刘家世代忠厚,但是没有官职显赫门庭,也确实是遗憾啊!老太爷,我这儿也掏心窝说话,这事情还都在咱们的坟地上!

 

老太爷笑了:呵呵,方先生,我知道您是咱周遭看风水看得最好的一个,但是我们刘家的坟地也是我老太爷那辈一位极好的先生看的,我老太爷救了那风水先生一命,所以,那先生也就给我们看了一块儿好坟地——说坟地好呢,是从我老太爷葬在那坟地起,家运就兴旺起来了,这不,到现在,还是咱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

 

风水先生笑了:老太爷,这和您说,您就不知道了,我们这行有个规矩,就是坟地给你看好了,但是点穴的时候可不能给你点在穴眼上,否则点穴的人眼睛都得瞎了!按说你们那坟地已经是极好的了,离穴眼就那么一点点,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点,劲头才叫寸呢!如果移动的方向对了,家里辈辈出高官;方向反了,就是死绝之地!

 

老太爷大惊:看来先生确实不是凡人!如蒙您指点一二,我们刘家将感恩戴德,养您一辈子!

 

先生孤身一人,曾经带了个徒弟,徒弟却到远方云游了;正愁自己老了没有办法,如刘老太爷这样说,自己给他们的坟地点了穴眼,就算瞎了,将来也有人伺候自己,也就成了;再说,刘家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于是择了一个好日子,方先生带着刘老太爷一家到坟地,烧香祷祝后,将刘老太爷的老太爷的墓穴向东移动了半寸。

 

令刘老太爷的不安的是,在给刘家坟移墓之后,方先生的眼睛仍然好好的,并没有瞎;所以刘老太爷心底嘀咕,不知道方先生的话是否可信,最怕的是如果不可信,这一动,给把风水动坏了怎么办?虽然如此想,但是刘老太爷还是按照当时承诺的那样将方先生养在了家里。而方先生也就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一日三餐的享用刘家的供养。

奇就奇在第二年刘少爷去京城赶考的时候,真中了状元;而方先生的眼睛就在喜讯报到刘家的那天瞎了。这就由不得刘家不相信,从此,没有任何人起疑,把方先生当神仙般的养着。刘老太爷的孙子自从中状元后,成了京城里一个吏部大人的东床快婿,这官位一直上升,等刘老太爷殡天的时候,不到三十岁的刘家少爷已经做了八府巡按,刘家一时间风光千里。刘老太爷临死的时候,特地将孙子叫到跟前,叮嘱孙子,好好供养方先生,要没有方先生,刘家不会这么显赫。

 按说刘家那么大的家产,供养一个老人是不成问题的;关键是这个老人双眼瞎了,衣食起居都要人伺候。开始的时候还好,时间一久,人也老了,伺候方先生的人嫌他脏,就不怎么理他;越不理他,他就越脏。有一次,方先生去茅房,没有人跟着,竟然掉在了茅房,一身屎尿,大家都躲得远远的,顺便将他赶进了柴房;再后来,大家欺他双眼瞎了,就把剩菜剩饭给他吃。这方先生呢,眼虽然瞎了,心里明白,但是自己一个瞎子,能争什么?自己也后悔给刘家点了穴眼,可是谁能想到那么宽厚的刘家在老太爷升天后竟然这个样子了呢?到现在,自己没有一个亲人,就算自己曾经有那么一点本事,现在瞎了,也看不了什么风水了,说穿了,就成了废人了,苟延残喘罢了。只有那么一个徒弟,谁知道现在在哪里呢?其实这些事情刘家的少爷并不知道,他一个朝廷命官,只知道家里养了这么个人,至于养成什么样,也没有时间过问。

 

但是刘家的下人做的太过分了。有次,一只鸡掉进了茅房淹死了,他们用河沟里的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放到煮猪食的锅里给炖了,给方先生吃。方先生吃着味道不对,吃完就吐了。在家里没有人理他,没事他就到大街上去呆着,没有人和他说话,他就听别人说话。

 

大街上的人笑话他:方瞎子,刘家对你不错啊;还给你炖鸡吃!

他说:不知道是不是鸡,味道不对,这不,都吐了!

哈哈!那鸡是茅房里淹死的!

 

先生伤心的掉了泪,想往回走。正在这时候,一个人拦住了他:请问,您是方先生吗?

 

先生听声音耳熟,但是想不起来:是啊,是我,你是谁?

 

来人一把把方先生抱住,跪下来:师父,是我啊,我是你的徒弟!你怎么落到这个地步了?你不是一个朝廷大官儿养着吗?

 

先生听出来了,是徒弟回来了,听徒弟这么一说,伤心、愤怒、委屈都涌了上来,于是老泪纵横,放声大哭。

 

徒弟跟着师父回到了住的地方,徒弟看着师父住的柴房,也很难过。就问师父:师父,您就这么委屈着?就没有办法吗?

 

办法倒是有一个,可是我瞎了,做不了啊;你回来了,帮我,可以让我的眼睛复明,不过刘家的气数就到头了!刘老太爷是好人,我不忍心啊!

 

他们这么对你,你还有什么不忍心?就算是他们的气数尽了,也是他们自己找的,他们自己不积德!

 

于是,方先生就告诉了徒弟一个方法。

 

徒弟在师父给定的日子,磨了一把利斧,夜里赶到了刘家坟地,先远远的看着;到正好子时的时候,坟地里忽然灯火通明,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来了,从刘家祖坟的坟头上慢慢的长出了一朵硕大鲜艳的红莲花;这红莲花随着乐鼓声摇摆着,刹是好看。徒弟开始的时候有些害怕,但是后来给自己撞了撞胆,提着利斧奔到红莲花前,一斧子给砍了,然后掉头就跑。红莲花给砍倒了,灯火一下子灭了,鼓乐声消失了,取代的是狼哭鬼号的声音;这个徒弟不敢回头,因为师父告诉过他,人的头上,两肩各有一盏阳火,妖魔鬼怪都怕,只要他不回头,阳火不灭,就没事。

 

第二天,徒弟带着师父走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至于方先生的眼睛是不是好了,没有人知道。只是在临走的时候,有人听到方先生叹息着:风水!风水!风水只养积德的人啊!

 

刘家呢?在这位刘少爷的晚年,不知道什么缘故,祸罪回乡;再后一辈,门庭衰落了下来,不但地位不再那么显赫,就连子嗣也不那么兴旺。甚至再后来,这个村里,刘姓的比例越来越少,竟然凤毛麟角了。

 

 

 

 

上一篇:近代迁移首都(或首府)的国家和地区
下一篇: 专家论风水场

用户评论: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